追光者|黃維藝:我只是一個小醫生

時間:2023-03-23 11:02來源:廈門眼科中心編輯:lin瀏覽:

【文章導讀】她曾經期待一場自在的騎行,也夢想著踏入奇幻的西藏之境。但她卻把自己的這些小小夢想默默藏起,把大大的熱愛傾注在了醫院里。 近20年的醫者生涯,她治療的患者無數,收獲的夸

    她曾經期待一場自在的騎行,也夢想著踏入奇幻的西藏之境。但她卻把自己的這些小小夢想默默藏起,把大大的熱愛傾注在了醫院里。
 
    近20年的醫者生涯,她治療的患者無數,收獲的夸贊有很多,可是她總是很謙卑地說,“我只是一個小醫生。”
 
黃維藝
 
    不出發怎么知道自己有耐力抵達
 
    很小的時候,黃維藝就受到爺爺“思想的灌輸”——長大以后成為一名醫生。 如今,她是廈門眼科中心青光眼科的副主任醫師。從醫學生到醫生的轉變,黃維藝最深刻的體會是——責任?;颊叩慕】岛桶踩敲恳晃会t生的責任。
 
    從最開始每周末犧牲睡眠時間到院查房的又苦又累,到現在沒有到院查房都會睡不著覺的她,說是習慣了這樣的日常,更多的是對這份職業克己的一份責任感。
 
    但凡是來找黃維藝的青光眼患者,不論是看診還是開藥,事無巨細,她都會為患者考慮到位。普通話或是閩南語,只要能讓他們聽明白,黃維藝都會盡可能地給他們講清楚。
 
    這些患者普遍有著一種性格,稱為青光眼性格:焦慮、憂郁、胡思亂想……難以接受自己患了青光眼,害怕治療對他們是不是有效。多數時候,他們怕有那么一天,再也看不見了。
 
    黃維藝很清楚,青光眼的治療,是一場患者與醫生共同協作的持久戰。她既要對他們的“眼疾”負責,也要多留意到他們可能存在的“心疾”。從確診起,要讓患者及家屬正確看待病情,及早治療;到治療后的定期隨訪,勸慰其保持良好心態控制好眼壓,樂觀生活。
 
    能為更多患者留住視力,能幫助更多人守護光明。這對黃維藝來說,是“小醫生”收獲的一筆無形的財富。
 
    就如她常說的,行醫治病,別指望著發大財。只有淡泊心性,守住初心,才能純粹地做好一名“小醫生”。
 
    雖然年輕時的夢想未盡,但黃維藝在醫路上體驗了一趟別樣有趣的騎行。它雖然有著日夜兼程的辛苦,卻也有扎扎實實揮汗的樸素快樂。
 
    別讓行走的單車倒下
 
    青光眼的治療是伴隨一生的,治療的積極面更多時候是掌握在患者自己手中。定期到院復診,遵醫囑用藥,正視青光眼的危害,樂觀面對,積極防范……
 
    “而事實是,很難。”黃維藝認為,在治療青光眼的過程中,最大的難點就是“堅持”。能一直堅持很好地配合醫生的患者和家屬,并不是大多數。
 
    在諸多病患中,有一位父親就特別觸動黃維藝。
 
    他長年在外做生意,將兒子阿志一人留在老家。9歲那年,阿志的眼睛得了過敏性結膜炎,整個眼睛又紅又癢。
 
    祖父帶阿志去了村里的衛生所,拿了一種眼藥水。沒想到這眼藥水的效果特別“好”,點眼之后能夠迅速退紅止癢。此后,阿志只要眼睛過敏了,就去衛生所開這種“神奇的眼藥水”。
 
    阿志被廈門眼科中心診斷為激素青光眼時才14歲。原來那款神奇的眼藥水,是藥店自制的,含有高濃度的激素,當下效果很好,但長期使用則會誘發激素青光眼。
 
    在知道阿志得了青光眼后,阿志父親咬著嘴唇,說不出話來。終生眼疾、致盲性眼病……這些字眼沒有壓垮這位父親,他開始適當放下手里的生意,帶阿志做了抗青光眼手術,其后,他一直堅持帶阿志復診,配合醫生隨訪。
 
    “期間我干預的因素其實很少。”黃維藝回憶道,幾年來,阿志的父親一直積極面對。
 
    他讓阿志去學習一門樂器,就是怕將來如果不幸真的失明了,阿志還能靠這門手藝養活自己。
 
    幸運的是,性格堅毅的阿志學成了這門樂器,考入音樂系(本碩連讀),順利完成了學業。
 
    阿志一直在父親和醫生的幫助下定期復查,嚴格用藥。直到現在,阿志仍將眼壓控制得十分理想,保留了大部分的有用視力。
 
    黃維藝還記得,阿志的父親來科室邀請大家去參加阿志的演奏會。那時候阿志父親與此前數次哽咽的狀態相比,多了一份直面人生的底氣。
 
    如果每一位病患或家屬都能像阿志的父親一樣,積極樂觀地面對,那是不是結果都會不同?
 
    青光眼雖是致盲性眼病,但只要積極配合醫生治療,嚴格控制眼壓,是能有效保留有用視力的。
 
    面對青光眼這一眼疾,患者在治療的整個過程中,更多時候是對當下的自己負責,更是對將來的自己負責。畢竟,每一個人才是自己光明的第一守護者。
 
    只要患者主動去踏動“命運的車輪”,在醫患共同的配合下,黃維藝相信,人生行走的單車不僅不會倒下,還能有更多可以騎行的遠方。
 
    每個人都有見山的腳力
 
    黃維藝最不愿意看到的,就是本來有機會治療的患者,因為擔憂治療會不會有效、會給兒女造成負擔、治療會花掉很多錢等等的問題,把小病拖成大病。
 
    每個人的眼睛后面有百萬根視神經,青光眼的發病就是眼壓升高,然后慢慢地將這些視神經一根一根地壓斷。而被壓斷的視神經是無法恢復的。視神經斷了,相應的那部分視力就丟了。丟掉的視力,就再也找不回來了。
 
    所以在治療的過程中,黃維藝不僅要不停地跟進新技術,用新技術給患者更為高效的診療,同時也要不斷地跟上患者及家屬的想法和情緒,才能更快地找到適合患者“內外兼治”的一條“好路子”。
 
    這其中有個很大的挑戰,就是患者對醫生的信任。
 
    小超上大學時被診斷為青光眼。黃維藝與小超的爸爸溝通,有傳統的治法,也有微創的新治法。新技術早期會麻煩一點,從長遠來看效果會更好,但要冒一點險,術后要求也嚴格——術后孩子要有一段時間嚴格控制活動。想到孩子的一生還很長,小超的父親果斷地選擇了新技術——微導管下的360°小梁切開術。
 
    先做的是左眼,手術很順利,但恢復期出現了意外。年輕氣盛的小超因為不當運動導致術眼出血。雖然黃維藝及時救治,但依然影響了治療效果,不得不二次改行傳統手術。為此,小超與父親大吵了一架。
 
    黃維藝心里也很難受。手術是有效的,但信任是不是還一樣有效?
 
    第二眼手術前,她再次和這位父親溝通,父親并沒有責怪黃維藝。當問及右眼是否還是采用同樣的方式治療時,小超的父親再次果斷地做出了同樣的選擇。
 
    這莫大的支持和信任讓黃維藝很是感動。右眼同樣順利完成手術后,黃維藝再次耐心地引導小超,“一定不要運動。”
 
    這一次,小超聽話了。
 
    “聽話的右眼”沒有出現出血的癥狀。雖然左眼有點波折,最后也取得了良好的效果。
 
    小超成功了,黃維藝也成功了。
 
    醫生通過提升自己去造?;颊?患者也在用自己的信任去成就醫生。黃維藝認為,真正應該感謝的,其實是每一位信得過自己的患者和家屬,“是他們給了我勇氣去嘗試和創新。”
 
    醫者的生涯不怕路長,就怕沒有堅定向前的勇氣。黃維藝相信,有腳力驅動前進,有信任支撐動力,醫路的騎行沿途自有風景。

掃描二維碼關注廈門大學附屬廈門眼科中心微信

网友偷自拍小视频在线观看,同性男同高清无码视频,精品亚洲成a人片在线观看下载,日本女人牲交牲交视频免费